智能时代图书编辑能力提升路径思考

科技资讯 2020-02-01

人工智能在图书编辑工作中展现了智能挖掘、深度分析和高效处理问题的能力,以“智能增强” 为目标拓展图书编辑能力,为图书编辑工作不断赋能。传统图书编辑工作在各个环节中积累了丰富的原始数据,而人工智能可以准确获取、高效分析和匹配这些原始数据,从而协助图书编辑准确了解读者和图书市场需求,促使图书编辑提高编辑能力。

一 图书编辑工作中的人工智能化场景

把人工智能运用到图书编辑工作的各个环节,在很大程度上有利于释放编辑能量,激发编辑动力,并提升编辑能力,促使智能时代图书编辑工作的不断发展。

01 助力选题策划

图书编辑在选题策划时,一是以图书在市场流通中的价值为导向进行策划,图书编辑部门和销售部门会将图书的自身价值属性与市场需求属性进行配比,进而确定选题策划。与作者沟通中,图书编辑即使了解到某一领域的最新研究动态和实践案例有望出版,也要依据这类图书的市场流通现状对书稿内容进行调整和完善。二是图书编辑以自身经验判断或团队智慧为导向进行策划。这种策划方式下的图书在市场流通中的风险较大,脱离了图书市场数据支撑。

在传统的图书编辑工作中,图书销售的第一手数据来自实体书店、网上书店等,目标读者分散在各类营销活动中,图书编辑很难贴近读者需要进行选题策划。随着人工智能在图书编辑工作中的应用,图书文本信息的大数据量化正成为可能。智能化工具对图书的主题、情节、人物、背景或风格等文本元素的抓取和匹配,可以实现对图书文本基因(LiteraryDNA)的编码,有助于图书编辑围绕读者需求和体验进行选题策划。

02 协同审校加工

当下,图书出版种类和数量不断增长,导致图书质量参差不齐,给图书编辑的审校加工带来挑战。图书编辑既要把脉图书文稿的政治方向,又要考量其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还要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进行文字的编辑润色。在这种发展背景下,人类智慧和机器智能的协同是提升图书审校加工效率和质量的有效方式。

目前,人机协同能够高效完成图书文本的评审判断、编辑处理、审查校对和加工修饰,将图书编辑工作中枯燥、重复和机械的工作交给机器智能,不仅实现了按能定岗,而且能够将图书编辑从烦琐的案头工作中解放出来,使图书编辑更深层次地与作者、图书市场和目标读者群体对接。这种人机协同的方式在图书审校加工环节的作用十分明显。未来,出版机构通过人工智能的自动纠错系统、敏感词识别与排查系统、协同编纂系统和语义评价系统等应用能进一步节约图书编辑工作的资源,提高人机协同审校加工的效率,推动图书编辑工作朝着集约化、高质量发展的目标迈进。

03 辅助推广营销

图书推广环节通过强化人工智能的应用,可以促使图书编辑实现对目标读者的个性化推荐。首先,智能机器人能够与读者直接进行交互联动,并有效记录、拆分甚至解决读者遇到的困难,从而为图书编辑开展一对一的读者服务打下基础。其次,智能机器人借助已了解的图书内容主题、形态和写作特点等,找寻到目标读者,从而为图书编辑向目标读者推荐个性化内容产品创造条件。图书营销环节借助人工智能可以使图书编辑实现更精准、更高效的营销决策。图书编辑通过智能化工具可以实现对目标读者数据的抓取和应用,从而确保信息零浪费和全投放。机器智能按照目标读者的需求来对接服务,包括深度学习、知识服务、娱乐消遣和社交活动等,通过与读者进行反复对话,满足读者的实际需求。值得一提的是,智能营销服务平台的应用反过来可以拓展图书内容的题材和形式等,从而推动图书编辑深入挖掘图书内容价值。

二 智能时代图书编辑能力提升的制约因素

人工智能虽然不会改变图书编辑的工作流程,但是能推动图书编辑工作的重心转移,促进智能时代图书编辑能力的提升。但在这个过程中,制约图书编辑能力提升的因素也客观存在。

01 选题策划缺乏创新动力

目前,人工智能主要运用数据统计的逻辑运算或推演功能在强度、广度、速度和精度等方面辅助图书编辑选题策划,但由于人工智能缺乏认知智能,对图书本身所要表达的内涵、情感、意义和底蕴等还不能进行认知。在图书选题策划环节,人工智能依靠大数据系统对图书文稿进行的相关匹配只具备程式化功能。很多优秀的选题在匹配过程中会被机器判定为无效文本,甚至是错误文本,进入隔离区的优秀选题几乎不可能再被图书编辑摘选出来,这导致图书编辑资源的浪费。Trajectory公司通过人工智能处理成千上万册图书的作者、书目、主题和种类等信息,分析图书数据并归纳相应特征,为选题策划提供参考依据,但也有不少失败的案例。新华社的“快笔小新”和《南方都市报》的“小南”能够运用智能算法对重要信息进行解读并将其传递给读者,但编辑选题陈旧、策划欠缺新意、内容厚度不足,造成读者流失。由此可见,选题策划既是体力活,也是技术活,是人类智慧与机器智能处理的集中体现。人工智能在技术活面前还有很大局限。

02 协同审校加工能力不足

人工智能在图书审校加工环节能够找出图书文稿中简单语法、图表序号、规范用语和全半角符号等错误,提升了图书审校加工效率。但人工智能还不能自动识别并审查出图书文稿中的复杂语法和语义错误。比如,图书文稿中出现的大量古文文献和数学公式很容易被机器判定为抄袭行为,智能化工具的应用反倒增加了作者的退稿风险。智能时代,图书编辑能力提升的初衷在于从图书出版产业的角度来解决整个产业共同面对的难题。图书编辑应充分考虑图书文稿在审校加工过程中的复杂性、艰巨性,重视人机协同在审校加工范畴内的边界问题,即明确图书文稿在审校加工中哪些是可以交给机器处理的问题,哪些是必须由图书编辑亲自处理的问题。图书编辑与机器各自领取分配的任务,完成“1+1>2”的协同目标。但在图书审校加工的工作中,人工智能在为图书编辑工作提质增效上还有很大局限性,对图书文稿中一些复杂的问题无法进行判断。

03 推广营销的灵活性匮乏

图书推广和营销主要针对两类群体:一是相关的作者群体,二是有需求的读者群体。对图书内容的推广营销是实现图书价值的有效方式。

图书编辑一般具有与作者、读者进行良好沟通的能力,且往往在推广实践中占据主导地位。人工智能在这方面无法取代图书编辑的这些特征,如品位修养、人格魅力、辨别能力、情绪反应、做事的条理性、决断力、投入的热情,以及对作者和读者的关爱[3]。人工智能不具备与人沟通交流的情感、理念、思维、想象力和创造力。在法律、医学和教育等专业图书的推广营销过程中,人工智能在推广营销上难以做到生动形象,更难从把握读者心理动态和成长发展历程的视角来进行考量。

三 智能时代图书编辑能力提升的路径

人工智能在图书编辑工作中虽然存在明显的局限性,但是促使图书编辑工作的重心开始转移,赋予图书编辑新的角色。智能时代,如何才能提升图书编辑能力成为亟须解决的问题。

01 增强选题策划的创新主导力

人工智能在选题策划方面的目标是围绕目标群体的需求与体验来布局和策划选题,进而实现图书编辑能力的进一步提升。首先,智能机器人可以追踪并分析读者对题材、内容的需求和体验情况;其次,图书编辑可以将机器智能形成的分析报告作为选题策划的参考资料;最后,图书编辑对已有选题的市场价值和文化价值进行考量并做出综合判断。人工智能可以帮助图书编辑有效规避自身的经验风险,为优秀的选题策划提供更可靠的保障。人工智能的应用降低了图书编辑在选题策划上的试错成本。图书编辑可以在智能化语境下将某一特定选题或主题投递给读者,并查看市场的反映,以此决定选题的市场价值。在这个基础上,图书编辑还要结合丰富的经验和市场基础数据,并做出最后的判断。人工智能时代对图书编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一方面,图书编辑要充分了解大数据基础设施、智能理论、关键共性技术、智能服务平台和垂直细分领域的大数据系统等运行规则和算法依据,以便能够快速运用人工智能提供的参考素材。另一方面,图书编辑要朝着职业化、专业化和专家化方向发展,要结合编辑学、美学、阅读学、伦理学和计算机科学等交叉学科的知识,对机器智能提供的数据报告进行科学判断。

02 提升审校加工的人机协同力

在审校加工环节中,目前困扰业界和学界最难的一个问题是图书编辑与机器协同的边界问题。可以明确的是,人工智能在单位格式自动核校、上下文内容查重和标点符号审校修改等方面有很大优势,能够促使其完成对图书文稿的文字初加工及排版工作。这些在图书编辑工作中是比较烦琐的,可以交由机器智能完成。图书编辑主要的精力和时间要投入人机关系的不断引导、机器参数的不断调整优化及图书文稿审校加工的全局统筹等工作。在人机协同关系方面,图书编辑要扮演引导者角色。图书编辑在提升机器智能的同时,还要不断对人类智能进行拓展和开发,尤其要建立符合人工智能编辑的一套科学运行体系,助推智能化工具在人机协同过程中的应用和创新。在机器参数的调整优化方面,图书编辑要在掌控中学习机器运行原理和算法标准,及时与技术人员沟通,促使软件参数满足机器编辑工作的需要。在图书文稿审校加工方面,图书编辑要坚持守正创新的原则,明确智能机器人是可靠和高效的助手,并把握机器编辑的边界,将图书文稿的最终审校加工权限掌握在自己手中。

03 加强推广营销的创新

在考量图书如何才能更好地进行推广营销时,图书编辑要基于市场环境、行业生态、产业战略和制度政策进行考量,目标是要以满足读者实际需求为中心构筑推广营销模式,运用全新的大出版理念、创新的营销策略和成体系的市场营销网络,指导并支配推广营销价值链各环节的业务活动。人工智能在图书推广营销价值链上的应用,旨在完成图书与读者的智能联结、智能推广和定制营销。

在实体书店中,智能穿戴设备、智能机器人等能够与读者进行直接对话,为读者提供一对一服务,并指引读者找寻到需要的图书。图书编辑要在智能机器人服务的基础上,高效快捷地找寻目标读者,并为其提供深度服务,进而增强图书编辑与读者之间的关联度和信任度。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网络营销、网络直播营销和社交媒体平台营销等方式方兴未艾。图书编辑要通过整合图书出版产业优质资源,借助人工智能强大的深入学习能力和计算能力,强化图书与游戏、动漫、视听产品的关联与耦合,为读者提供高附加值的、有创意的智能化、场景化体验方案。定制营销是图书编辑加强推广营销创新的重要方面。人工智能可以把每一个读者或目标群体看作一个明确的垂直细分市场,在提供图书出版资源和产品的过程中,对不同行业、不同专业和不同岗位层次的读者进行个性化需求的量身定制,实现按需出版,与读者实现深入对接,精准满足读者的需要。

人工智能是助推图书出版业快速发展的新引擎,致力于图书内容的深挖与智创;图书编辑高效联结作者群体和读者群体,致力于图书内容的建设与发展。人工智能与图书编辑要协同起来,以实现这一目标。人工智能加速了一体性、同步性、共向性、协同性和共享性图书内容出版生产管理流程,为图书编辑工作的数字化、融合化、智能化和智慧化发展提质增效。智能时代,图书编辑要以知识服务模式为核心继续提升能力,在按需出版、按知识点出版及按结构化知识数据出版的方向上不断发力,降低运营成本,实现知识增值,从而为读者提供持续深入、学科专业化、结构化和终生性的知识服务场景和体验。

文章转载自《出版广角》

Top